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博猫娱乐开户

一轴图卷展不尽 风俗画映豆蔻情

[日期:2004-05-30] 来源:校刊编辑部  作者:王坚 [字体: ]

——汪曾琪《受戒》赏析

    我读汪曾琪先生的作品,常常对他描写的世态风情产生浓浓的兴趣。总觉得他的骨子里浸透着深厚的苏北情味,尤其是兴化、高邮一带的水乡风情,令人如饮醇酒般的玩读不已。我在追寻情节、观赏人物时,如同在浏览一幅满纸流动着乡土气息的民俗风景图画,令我知晓远远近近的天地人间常识。作者叙述的人事、抒发的感情,在自己的心中引起了深刻的共鸣,仿佛置身于作品营造的氛围之中,同时引发我回忆起四十多年前的少年生活,作品中的那些人物似乎就曾在我身边出现过,甚至与他们有过难以忘怀的接触。例如他的短篇小说《受戒》,就为读者描绘了许多幅生动引人、气韵酣畅的民俗风景。我从作者描画的这轴长卷里面,目睹着一个个充满情感与智慧的人物的喜怒哀乐,聆听着他们生命乐章里奏出的动人心弦的旋律,不知不觉使自己的灵魂也融入其内,从而走出喧嚣繁杂的生活氛围,也使负重的心灵获得片刻的宁静与修复。
    我一面翻阅汪先生的作品,一面展读他描绘的《受戒》长卷,组合他推现在读者面前的一个个镜头,最后,零碎的画面在我眼前渐渐凝成三幅大镜头图景,即黎乐图、释乐图、梅竹乐图。作者通过自然和社会背景的烘托,将田家的丰乐与释家的居行交织融合,既再现了半个世纪前的世情民风,又为明海和小英子的情感故事的展开提供了广阔的空间环境。如果没有前者的烘托,后者就会自然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壤,整个故事就会消褪时代感和真实感。因此作者用了近2/3的篇幅,去描写明海和小英子生活的那片可爱的乐土以及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僧与俗的情感,形成了这篇小说与众不同的结构特色,体现了作者匠心独运的艺术功力。这三幅图画又如同三章交响乐曲,黎乐图、释乐图只是两个起润色、丰富、烘托作用的声部,而梅竹乐图才是震撼读者心灵的主旋律所在。
黎乐图
    《受戒》描写的生活场景,处处洋溢着恬静与安乐的气氛。无论是远离都市民风淳厚的小县城,或者是河网纵横偏于一隅的芦荡水乡,人们都生活在自然经济状态之中。他们自耕自给,即使有商品买卖,也只是局限在生活资料的小圈子里面。他们有亲密的情感交流,有和谐的人际互助,不带任何功利色彩。这里没有残酷的竞争,没有物欲的奢侈,更没有人欲的糜烂,这是一个慢节奏的温和的时代。博猫娱乐开户且看他描写的小县城:“过了一个湖。好大一个湖!穿过一个县城。县城真热闹:官盐店,税务局,肉铺里挂着成片的猪,一个驴子在磨芝麻,满街都是小磨香油的香味,布店,卖茉莉粉、梳头油的什么斋,卖绒花的,卖丝线的,打把式卖膏药的,吹糖人的,耍蛇的……他什么都想看看。”作者通过刚从乡村走进县城的一个十三岁少年的一双充满惊奇、充满渴望的眼睛,展示了三十年代苏北地区的一个小县城的市井风貌。博猫娱乐开户看到这满小镇的农副博猫娱乐开户、手工制品,嗅着诱人垂涎的满街的小磨香油的香味,就不难想象到这座古朴小镇的繁荣富庶,甚而眼前还会出现“佝偻提携”“负者歌于途,行者休于树”的欢乐场景。如果博猫娱乐开户再任由神思飞远一点的话,则更像是进入了《清明上河图》的画境,引得读者只把小镇作汴州了!
    博猫娱乐开户再看他笔下的水乡。他描写小英子的家,写她的居所的格式,写她家周围的环境,俨然一处武陵人家:“小英子的家像一个小岛,三面都是河,西面有一条小路通到庵。独门独户,岛上只有这一家。岛上有六棵大桑树,夏天都结大桑葚,三颗结白的,三颗结紫的;一个菜园子,瓜豆蔬菜,四时不缺。院墙下半截是砖砌的,上半截是泥夯的。大门是桐油油过的,贴着一幅万年红的春联:向阳门第春常在,积善人家庆有余”。“房檐下边种着一棵石榴树,一边种着一棵栀子花,都齐房檐高了。夏天开了花,一红一白,好看得很。栀子花香得冲鼻子。顺风的时候,连荸荠庵都闻得到。”小英子的家又是一户典型的自给自足的小康人家:“院子里一边是牛屋、棚;一边是猪栏、鸡窠,还有个关鸭子的栅栏。露天地放着一个石磨。”“他们家自己有田,本来够吃的了,又租种了庵上的十亩田。自己的田里一亩种了荸荠--这一半是小英子的主意,她爱吃,一亩种了茨菰。家里喂了一大群鸡鸭,单是鸡蛋鸭毛就够一年的油盐了。”作者还写到这个地方农忙时互助换工时的情景:“排好了日期,几家顾一家,轮流转。不收工钱,但是吃好的。一天吃六顿,两头见肉,顿顿有酒。干活时,敲着锣鼓,唱着歌,热闹得很。”读着这些质朴的文字,想象着当年的情景,不经意间使我想起王维的山水田园诗篇,油然而生“即此羡闲逸,怅然吟《式微》”之感。读者可能要问,这样令人心向往之的田园生活,居然存在于六七十年前的苏北水乡,怎么使人信以为真呢!有心的读者,请你莫要错过篇末的文字:“一九八零年八月十二日,写在四十三年前的一个梦”。这是提醒读者,文中的情景是一九三七年以前的事,也就是中华民族遭受日本侵略者铁蹄践踏之前的时期。作者是要告诉读者,苏北水乡曾经是一片美好的家园,是帝国主义的蹂躏,是战火的摧残,才使它变得百孔千疮民不聊生。因此作者越是将她写得美好富庶,就越能激起人们强烈的爱家爱国的真挚情感。作者还说这是写的四十三年前的一个梦,梦意何在呢?为什么这些似曾经历的人事风物又是一个梦呢?对此,博猫娱乐开户不妨做一点揣摩:这是一段遥远的往事,是一枕无痕的春梦,可又是曾经浇灌过作者幼小心田的玉液琼浆,积久沉淀,挥之不去,终于化成他梦回儿时的警幻仙子。还有一层,这也或许映照了作者的某种生活理想,有真也有假,是实又是虚,真假虚实共同成就一幅理想生活图景。因此两点称其为梦,堪可耐人寻味!
    汪先生自己说过,“我的相当一部分小说是写我的家乡的,写小城的生活,平常的人事,每天都在发生,举目可见的小小悲欢”。由此,博猫娱乐开户再回过头来,重新审视一遍作者描绘的这轴黎乐图卷的点点面面,就更能全面深刻的理解他的创作动机,他的情趣理想,以及他希望传达给读者的思想情态等等。
    说到这里,我还想再次提醒与我一样喜爱汪曾琪小说的读者:《受戒》是一卷风俗画,黎乐图更是一幅大写意,她宜远站着看,切不可寻根究底的看个究竟。那样你才会在艺术鉴赏的精神活动之中,收到怡情悦性的奇妙效果。
释乐图
    《受戒》的前半部分,以明海出家的荸荠庵为立足点,多侧面的展现僧徒的修行情状,以及与俗家无异的日常生活,旨在体现僧侣生活的平常性,破除对他们的神秘与迷信的观念。后半部分写《受戒》,文字却精练得很,仅用了两段明海与小英子的简洁的对话,说出了明海受戒前后的不同感受,而省略了受戒场面的铺写。其余大量篇幅,是写这一对少男少女情感世界里纯洁清灵的童话般的故事。作者写僧侣的生活,完全是按照他们自然的状态,不加雕饰,不弄玄虚,一切还原于本来面目。如他们在庙堂里面也赌小牌,也计较分来毫去的帐目来往,也杀猪吃肉,甚至于像二师父仁海还在寺庙中过正常的夫妻生活,这一切描写就是告诉读者,所谓艰苦修行,所谓高僧,所谓正果不是真正的和尚生活,在旧社会里,一些人只是把它当作谋生的出路而已。这些与俗家生活差不多的生活情景的描写,表现出僧侣的平静与安闲,同时在一定程度上也体现了这些僧徒的快乐与无忧,当然他们的乐与幸福本身具有一定的寄生性。
    作者反映僧侣生活平淡无奇的一面以外,还有一面就是他们职业的本领,尤其是和尚群体中的佼佼者。一个是侧面描写的石桥,一个是正面描写的仁渡。这两个和尚都有很高的知名度,有绝技,同时凭他们的容貌与本领,都倾倒了许多年轻貌美的女人。作者写仁渡着重展示他的聪明精干:“他不但经忏俱通,而且身怀绝技,会‘飞铙’。飞铙就是八十多斤重的大铙钹飞起来。到了一定的时候,全部法器皆停,只几十副大铙紧张急促的敲起来。忽然起手,大铙向半空中飞去,一面飞,一面旋转。然后又落下去,接住。接住不是平平常常的接住,有各种架式,‘犀牛望月’,‘苏秦背剑’……”这是写了一个杂技大师的引人绝活。他还写了这个和尚的风流倜傥的一面:“这是年轻漂亮的和尚出风头的机会。一场大焰口过后,也像一个好戏班子过后一样,会有一两个大姑娘、小媳妇失踪--跟和尚跑了。”
    汪先生又用侧面描写的手法,写了一位远近闻名的和尚--善因寺主持石桥,那更是一名风流出名的“花和尚”了。他是一位影响力很高的和尚,十三大师的焰口,上百个和尚参加,他是被众推正座的,可见他可算得上是“得道的高僧”了。就是这样的“高僧”,却有一些令人称奇的传闻。明海受戒以后,小英子接他回家,一路上他们谈笑风生,小英子就询问明海关于石桥的艳闻:
    “善因寺的方丈石桥,相貌和声音都很出众吗?”
    “是的。”
    “说他的方丈比小姐的绣房还讲究?”
    “讲究。什么东西都是绣花的。”
    “他屋里很香?”
    “很香。他烧的是伽楠香,贵得很。”
    “听说他会作诗,会画画,会写字。”
    “会。庙里走廊两头的砖额上,都刻着他写的大字。”
    “他是有个小老婆吗?”
    “有一个。”
    “才十九岁?”
    “听说。”
    “好看吗?”
    “都说好看。”
    作者笔下的这些僧侣生活充满乐趣,读者从中看不到半点苦行僧的影子。没有清规戒律,没有青灯黄卷,更没有那种见到女人就双手合十念念有词的“唐三藏”。这才是真正的释家生活的图景。
    《受戒》中描写了许多佛教徒的日常生活,这些生活场景由始至终透露着一条信息,就是释家文化已经渗透到中国人精神生活的许多地域,由于这种渗透与融合,已经形成了中国文化的重要部分。这里除了上层社会的那些专门从事佛教文化的研究者传播者以外,更大层面上却是基层社会的神职人员和大量的信奉者,正是由于这一类人群的存在,才使得释家文化在中国社会长期发展。尤其在旧中国,人们的思想意识落后,文化传播单一封闭,枯燥无味的精神园地又蔓生着各种各样的封建芜杂,因而释家文化的受崇拜现象便是很正常的了。像仁渡、石桥这类文化层次较高,又有一定的行业技巧,同时又长得风流潇洒,又会迎合女人欢心的大和尚,他们在一个地区自然会拥有一群崇拜者。作者写这些和尚的艳事,不是添油加醋的玩噱头,更不是以三流作家的惯技来迎合某些读者的低级趣味,而是还原了一个时代,还原了一个时代中一群人的真实生活情景。我以为作者这样的写法,既不是批判,也不是颂扬,而是再现真实,在揭示人性不可扼杀的事实,并籍此告诉读者,所谓四大皆空,所谓六根清净,只是一种自欺欺人之谈而已。
    作者用这么多的文字来写释家世界里的这一片自然“景观”,从写作动机上看,实际是在为明海和小英子的情感故事的发生发展作背景式的渲染。那些在庵堂庙宇混迹十几年甚或几十年的人,尚且未能割舍尘世的瓜葛,何况这一对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呢?因而在这样的大背景的烘托之下,再来演绎明海与小英子的故事,不仅更真实更完美,而且更具荡涤心灵慑人魂魄的神奇力量!
梅竹乐图
    作者以黎乐图和释乐图为背景,浓墨重彩的描绘了小和尚明海与农家少女小英子两人之间美丽动人的梅竹乐情,谱写了一曲如诗如画的情感乐章。作者的描写是颇具匠心的,通篇造成一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生动气韵,始终让主人公活动在人性美与自然美的和谐状态之中,因而成就了一幅天然谐趣的梅竹乐图。作者写他们的第一次相遇就十分的引人入胜:
    “船头蹲着一个跟明子差不多大的女孩子,在剥一个莲蓬吃。”
    接着写他们的对话,写他们的第一次相互认识。末了写道:
    “小英子把吃剩的半个莲蓬扔给明海,小明子就剥开莲蓬壳,一颗一颗吃起来”。作者写这一对金童玉女的初次相见,以莲子为赠物,莲子自古象征纯洁高尚,这便给他们的第一次情感交流铺就了“濯清涟而不妖”的清亮底色,从而奠定了诗的基调。
    作者写这两个人物可算是苦心孤诣了。明海与小英子的第一次见面是在作品的开头,而后关于他们的故事便暂告段落,接下来是大段背景材料的铺排,在情节上呈现出散落舒缓的格局。文章写到一半以后,作者才大幅度的描写这两个少男少女的故事。而在将近一半的篇幅里如诗如画的镜头推现却又令读者目不暇接,这样便在内容上显得厚重凝炼,结构上显得浑实天工,引得读者禁不住非要一气读完不可。
    明海与小英子的情感发展一切都是自自然然的,他们形影不离的朝朝暮暮,合若默挈的心灵感应,就象是一泓潺潺流淌的溪水,滋滋润润而源源不断。例如,作者写他们画花、绣花的情景:
    “小英子就象个书童,又象个参谋:
    ‘画一朵石榴花!’
    ‘画一朵栀子花!’
    她把花掐来,明海就照着画”。
    “到后来,凤仙花、石竹子、水蓼、淡竹叶、天竺果子、腊梅花,他都能画”。
    作者笔下的小和尚灵性十足,简直成了无师自通的小画家。小英子则体现出女孩特有的细心和体贴:
    “每回明子来画花,小英子就给他做点好吃的,煮两个鸡蛋,蒸一碗芋头,煎几个藕团子。”
    这样的细节描写充满了抒情性,充满了美的灵动气息。这里人与花浑然一体,人便是花,花亦是人,两者都是美的象征。博猫娱乐开户不仅看到了一对花样年华的少男少女,想象着他们蓬勃生长的旺盛的生命活力,而且似乎嗅到了两颗待放的蓓蕾沁出的悠悠芳香,使自己也自然而然的回到了天真无邪的少年时代,回忆着也曾有过的激情岁月!作者为进一步塑造好这两个美好的艺术形象,调动了诸多艺术手法,尽力写出人物美不胜收的一面来,进而打动读者的心灵,陶冶读者的情操。他用这样的三言两语,写明子和小英子在田间为秧苗车水的轻快欢乐的劳动场面:
    “明子和小英子就伏在车杠上,不紧不慢的踩着车轴上的拐子,轻轻地唱着明海向三师父学来的各处山歌。”
    这一处描写似乎流于简单了,但是这小段文字造就的意境却包含了丰富的内容,你能想象出他们之间有多少可言传或不可言传的语言,有多少使对方可领会或不可领会的眉目传情呢!
    秋天收割的时候,明海替小英子父亲赵大伯打一会稻场,作者写明海喊打场号子的一段文字,特别引人注目:
    “他一扬鞭子,喊起了打场号子:
    ‘格当……’
    赵大娘在家,听见明子的号子,就侧起耳朵:
    ‘这孩子这条嗓子!’
    连大英子也停下针线:
    ‘真好听!’
    小英子非常骄傲的说:
    ‘一十三省数第一!’”
    博猫娱乐开户读完了这段文字,看出小英子心灵的奥秘正在逐步的露出端倪,她内心深处的那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甜蜜感觉,现在好像在一步步明朗起来,挠拨得她不由自主的道出自己的心声。作者就是这样在不经意间让人物渐渐亮出情感的底牌来。
    秋冬时节的水乡有一项农活叫葳荸荠,就是用赤脚在烂泥里将成熟的荸荠踩出来。明子和小英子一起踩,劳动结束后,作者有一段特挠人的心理活动的描写:
    “她挎着一篮子荸荠回去了,在柔软的田埂上留了一串脚印。明海看着她的脚印,傻了。五个小小的趾头,脚掌平平的,脚跟细细的,脚弓部分缺了一块。明海身上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他觉得心里痒痒的。这一串美丽的脚印把小和尚的心搞乱了。”
    在此之前的明海,他对小英子的喜爱,他和小英子的朝夕厮守,很多时候是出于一种自发的行为,而此时此地的他,就已经是完完全全的自觉的表达了。小英子的那双赤脚留下的一长串脚印,在明子的眼中是美丽的,他已经无法抗拒内心深处对少女小英子的深深喜爱,因为“这一串美丽的脚印把小和尚的心搞乱了”。明海的感觉是一次自觉的人性的爆发,而所谓四大皆空的枯竭的精神生活却是要将这一生命之火浇灭,这是多么残酷的事实!很清楚,明海如果是在荸荠庵,他必将继续走仁渡、石桥等前辈僧侣的老路,做着偷偷摸摸的不敢见人的事情,过着遮遮掩掩的无法满足的情感生活。这是他们两炬燃烧着青春烈焰的生命之火,无论怎样都无法接受的事实!因此,作者在文末终于让他们从心底发出了人性的呼喊。
    这是在明海受戒之后,小英子接他回来。那一天小英子是出色的清纯可爱,一路上明海和她说着各种新鲜事情,尤其是明海告诉小英子,因为自己聪明漂亮,善因寺有意要选他当沙弥尾,也就是将来有可能成为石桥的接班人,做一个远近闻名的大和尚。面对这曾经是许多佛教徒梦寐以求的大好前程,在这片宁静的芦荡世界里,作者让这一对初恋的情侣,赤裸裸的道出了内心的直白:
    小英子说:“你不要当方丈!”
    “好,不当。”
    “你也不要当沙弥尾!”
    “好,不当。”
    又划了一气,看见那一片芦花荡子了。
    小英子忽然把桨放下,走到船尾,趴在明海的耳朵旁边,小声的说:
    “我给你当老婆,你要不要?”
    明子眼睛鼓得大大的。
    “你说话呀!”
    明子说:“嗯。”
    “什么叫‘嗯’呀!要不要,要不要?”
    明子大声地说:“要!”
    “你喊什么!”
    明子小小声说:“要--!”
    作者的这一段语言描写,把主人公的心理活动表现得更直接、更真实,因而也就更接近人性的自然情态。可以说这种自然真切的情感描写,是对纤无尘杂的男女恋情的礼赞,是一种人性美的升华。正如作者自己所说:“我写的是美,是健康的人性,人性是任何时候都需要的。”
    汪曾琪先生是一位独具个性的戏剧作家,他精通舞台艺术,注重空间的美与灵动,擅长创造美的环境,让他心目中美好的人物形象始终活动在自然美与人性美的高度和谐的环境里面,进而使他所写的人物和故事达到物我化一的至美境界。《受戒》的结尾写明海和小英子激情难抑进入芦荡,然后转而描写道:
    “芦花才吐新穗。紫灰色的芦穗,发着荧光,软软的,滑溜溜的,像一串丝线。有的地方结了芦棒,通红的,像一支一支小蜡烛。青浮萍,紫浮萍。长脚蚊子,水蜘蛛。野菱角开着四瓣的小白花。惊起一只青桩(一种水鸟),擦着芦穗,扑鲁鲁飞远了。”
    这片芦苇丛生的水荡子,在作者笔下成了活力四射的生灵世界。这里的一切都鲜活新亮,都散发着生生不息的生命力量。它们色彩缤纷,动静辉映,是生命和恋情的象征。这是自然的乐园,是明海和小英子们放浪情感的自由乐土,更是解除一切综缚宣泄人性的大乐国!作者用这样的手法来写明海和小英子的恋情,使博猫娱乐开户每一位读者掩卷之余,不仅会对他所讴歌的这一“健康的人性”产生莫名的快意,而且更会由衷感叹这位文学名家创美造境的非凡功力,感受着人性在挣破桎梏的过程中所产生的美与力量!
    《受戒》是一轴风俗长卷,她色彩斑斓却又本色率真,她既是自然的,又是人文的;既是粗璞的,又是灵性的。她以貌似未曾雕琢的文字,生动的展示远离博猫娱乐开户半个世纪之前的时代风貌,再现那个时代中的人们曾经有过的欢乐与情爱,引领读者随同他一起重温那些曾经发生或未曾发生的旧梦,从而在心灵的底谷,拭抹掉现代文明孽生的繁芜驳杂的滋垢,完成一次健康的情感升华。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三日写于盘湾中学

 

 更多照片敬请浏览学校相册

盘湾中学网站感谢您的访问,您有什么意见或者建议请到盘中社区留言。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siny | 阅读:
相关博猫娱乐开户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